首页 > 小说资讯 正文
小说卧槽,这个女人有点狠纪晨 张微完整版免费阅读

时间:2022-04-01 20:09:26作者:小白

小说:卧槽,这个女人有点狠

小说:都市

作者:冰雹亲吻过的猫

角色:纪晨 张微

简介:陆余温是南瑾贵公子纪晨从小带大的跟班,也算是纪晨家的半个养子。陆余温的生活向来纸醉金迷,直到纪晨往他家里送了一个女人,至此逍遥快活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……这娘们是真的狠,开局就要弄死他。

《卧槽,这个女人有点狠》免费阅读

一a国际Club是南瑾市里消费最高的酒吧,门口停放着数十辆的顶级豪车,各种平时见不到的豪车都汇集于此,富二代们的天堂。

十点钟不过是夜生活的开始,舞池中央汇集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扭动着身体,鼓噪的音乐震得耳膜都跟着颤动,五颜六色的光线击打在所有人的身上,舞池周围各种烟酒交错的味道被酒吧里的香雾所掩盖。

我像往常一样开了个卡座,和朋友们像猎手静静地在舞池里搜寻自己看得上‘猎物’。

或许是眼光变高了,又或许是今天确实都是一些庸脂俗粉,一个看得顺眼的都没有,不由得感到一阵失望。

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纪晨的。

纪晨,全名钱纪晨,但很不喜欢别人叫他全名。他是我我从小跟了二十年大哥,钱家的少爷,也是纪氏的掌门人,和他的妻子纪夕两家资合计数百亿。

“大哥。”

“余温,我给你送了一个女人过去,算算该到你家了。”

“女人?”我虎躯一震,顿时来了兴致:“好看吗?胸大吗?屁股翘吗?”

“废话,我给你送过去的,能是差的吗?”

“那谢谢大哥了!”

想想也是,纪晨送给我的能是差的吗?

纪晨:“不过你得小心,她很危险……”

纪晨的话还没说完,我迫不及待地挂断了电话。

危险?

等我回家之后就知道谁才是危险的!

一旁的米军推开了左右两边的女人,向我凑了过来:“你大哥又给你什么送了什么?”

我笑了笑,一脸猥琐的表情显得有些兴奋:“女人。”

“女人?”米军疑惑了一下:“纪晨向来对你不错,可送女人可不像是他的做派啊,你小心点吧。”

对于米军的提醒,我丝毫没在意:“我陆余温还能一个女人整死?”

笑了,一个女人而已,能有什么危险?

我酒都没存直接飞奔出了酒吧,这种地方的女人早就看腻了,勾不起我的半点兴趣,难得纪晨给我弄了一个,那还不得赶紧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?

外面细雨连绵,像飘忽的雾气,轻轻濡湿着南瑾市的一切,却浇不灭我心中的热火,我很期待纪晨究竟会给我送个什么级别的美女。

司机小方开着车,我却在后面不停地催促着:“开快点。”

“陆总,这已经是限速最快了。”小方委屈地说道。

我能感觉到小方的心里在骂娘,但无所谓,这圈子谁不知道我不要脸?想坑死我的人多了去了,就连我的大哥纪晨都得排队。

……

“陆总,到家了。”

小方停好了车提醒着,我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,一路小跑,迈着欢快的步伐,走进电梯。看着电梯外的城市夜景,心里一阵雀跃,幻想着待会回了家该是怎样的一幅良辰美景。

终于,电梯在15楼停了下来。

我输入指纹的时候,甚至忘了该用哪个手指。

进了家门。

偌大的客厅内空无一人,似乎没有人进来过。可是全部亮起的灯却告诉我这里至少有人来过,因为我从来不会同时将家里的灯一起打开。

“美女?”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,声音不止雀跃更有些点猥琐。

“美女?”依旧没有人回答。

当我走进厨房的时候……

“咚!”

一声巨响,碎花玻璃门被直接移开。我被吓得还没来得及缓过神,一个女人披头散发举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向我袭来!

卧槽,什么鬼?

刺杀?!

我猝不及防,摔倒在地,疼痛瞬间侵袭了我的大脑思考系统,一时间我竟没有半点招架之力。那女人顺势而下,骑在我的身上。

说时迟,那时快!

女人冰冷的刀刃直逼我的心脏!所幸我练过散打和搏击,反应迅速,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你究竟是谁!”我怒问道。

慌乱间,我看到了女人的面容,总感觉有些熟悉,但这一瞬间没那么多时间细想。

僵持间,女人开口了:“纪晨害死了我姐姐,你得为她偿命!”

花蕊?

我不确定。

但即便真的是她,那又怎么样呢,她的刀还在我的胸膛上,随时都会落下来。

这女人的逻辑我完全弄不清楚咆哮着:“我特么,那你捅他啊,你杀我是什么意思!”

“他是姐姐心爱的人,我下去了没法跟姐姐交代!”说着,她又多使出了一份气力。

嗯?还有这逻辑?

我有些懵。

眼见那刀刃离我的心脏越来越近却毫无办法,只能愤怒的咆哮:“为什么你就那么喜欢把气撒我身上?!以前纪晨喜欢花朵而不是你,你就欺负我;纪晨负了你姐姐,你还是要杀我!我特么就是一个想混辣条吃还混不到的小跟班,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!”

不知是哪句话刺激到了她,有那么一瞬间她犹豫了一下。我抓住机会,将她的手往左推了一下,刀刃划过了我的肩膀,鲜血直接溢出。

我没有时间多管,忍着剧痛赶紧将她掀翻在地,顺势骑在她的身上,掐着她的手腕使劲地砸向地板,直到她松开手里的刀。

此时的我暴虐且疯狂,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,可我看到她凄然的样子,还是没能狠得下心。

她终究是我情窦初开时暗恋。

“没人告诉你,我现在很能打吗?!”我有些嘚瑟。

“……”花蕊没说话,只是怨恨地看着我。

我翻过身躺在地板上,捂着伤口,大腿架在她的身上,钳制着她的行动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:“我说,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,这么大的仇?”

“……”花蕊依旧怨恨地看着我。

我见她不肯说话,实在懒得搭理,两人就这么耗着。闲着无聊,我用小腿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蹭了蹭她的肚子,没什么赘肉,但是很有弹性,贼舒服。

花蕊披着散发愤恨地看着我,依旧没有说话。

我当真死不要脸,她不说话,那就继续揩油。

“你蹭够了没有?”花蕊恶狠狠地看着我,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。

“我命都差点没了,让我蹭蹭怎么了!”我显得理直气壮

她放弃了反抗,也放弃了挣扎,像一个死人一样一动不动。

“没意思!”我终于缓了过来,见她没有再要挣扎的意思,小心翼翼地从她那柔软的腰肢上抬了下来。然后不顾自己肩上的伤,赶紧到厨房里收拾刀具,就连锅铲他都没有放过,全都放进了我的房间。

忙完了这一切,我才坐到了沙发上,拿出医药箱包扎自己的伤口。看着依旧躺在地上,像个死人一样的花蕊,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。

拿出一根烟,随着‘哒’地一声点燃,深深地吸了一口:“我们有近十年不见了吧,就算真想杀我也得走个流程吧,为什么一定要杀我?”

她依旧不动,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。

嘿哟~

我还真没见过比我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。要不是因为她差点是纪晨的小姨子,我都不带客气的。

她的双胞胎姐姐叫花朵,是纪晨交往了十年的女朋友。纪晨因为家族和纪夕结婚那天,花朵想不开自杀了。

花蕊不理我,我也懒得舔着,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静静地看着她。

她的头发遮住了脸颊,所以看不太清她的脸,但我知道她的容貌绝对称得上顶尖。不然和她长得差不多的花朵也不会被纪晨看上,并且为之疯狂,后来又坚守了那么些年。

她的身材也很好,凹凸有致,平躺在地板上看得更为清晰,丰满的胸部像山峦一般起伏,挺翘的臀部印在地板上时,腰间和腿部距离地板都有不小的缝隙……

转眼间一根烟抽完,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。碰肯定是不会碰她的,鬼知道她什么时候还会下手?轻一点的结果是我成了她新姐姐;重一点的结果是我下去见她姐姐。

我吓得一哆嗦,随后一阵烦恼,习惯性地想去喝酒,但肯定不能在家里喝,怕她冷不丁给我来一下,那老命可就嗝屁了。干脆出去喝吧。

临出门前,我将门设置成反锁,将她关在里面。

别人总说我会死在女人的身上,可他们怎么会想到我今天差点死在女人的身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