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资讯 正文
小说哥,在警校当老师陈凡 冯琴完整版免费阅读

时间:2022-04-01 04:05:22作者:小黑

小说:哥,在警校当老师

小说:都市

作者:笑看不二

角色:陈凡 冯琴

简介:大学毕业后的陈凡,去到警校当老师。我不管你们学的怎么样,但有一条,出去不能挨揍。否则让当老师的我,颜面何存?那,实在打不过呢?让他冲我说,我是你哥!此书融合热血、卧底、探案!难得一见的硬核都市!

《哥,在警校当老师》免费阅读

八月底的“凉城”没有一丝凉爽的气息。

中午时分,太阳炙热的灼烤着大地,柏油路仿佛已经被晒化了一般,被过往的车辆压的滋滋作响,响声过后留下了一道道黑色的辙痕。

苍蝇也像是被晒伤了大脑,不停的乱飞。

似乎拼命煽动翅膀所带来的微风能使自己更凉快一点。

一个郁郁葱葱的小区广场上,除了被晒的发红的黑铁座椅,以及各家各户嗡嗡作响的空调声外,不见一点生命的迹象。

好像连昆虫在这种天气下也没有了鸣叫的力气。

晚上在这里载歌载舞,霸占着广场的大爷大妈们此时也不见了踪影。

这时,在紧挨小区广场的三层小楼里突然传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,即使隔着厚厚的玻璃也异常清晰:

妈!你在干什么?!你为什么要拿苍蝇拍抽我?!

惨叫的年轻人正光着膀子趴在床上,乱糟糟的红色爆炸头好像正控诉着自己的不满,而背上还有着一个明显的殷红网格状印记。

“啊,没事。妈看见有个苍蝇落在你后背上了,怕它影响你睡觉,所以妈帮你把它拍死。”

一个穿着玫瑰花裙子的中年妇女说着又挥舞了几下手中的苍蝇拍:

“再说现在这都下午一点了,你是不是也该起来了?妈煮了绿豆粥,你起来喝点啊?”

“妈,你别闹了。我昨天打了一宿的王者,快6点了才躺下,这刚眯着不大一会儿,您行行好,让我再睡会儿吧,我求求你了。”

年轻人有气无力的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随后还往上拽了拽毛巾被,把自己裹的像个蚕蛹一样。

“噢,那行吧,我也不知道你睡那么晚啊,那你再睡会儿吧。妈不打扰你了。”

说着中年妇女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了几下关门出去了。

半睡半醒的陈凡只觉得屋子里越来越闷,好像喘气都有些费劲了,他踹开毛巾被在床上胡乱的摸了摸,但是并没有摸到遥控器。

挣扎着直起身子,瞄了一眼空调。

我C,30度,暖风!啊!!!死老太婆!你这是闹哪样?!

把空调调到30度,你这是想整死我啊?遥控器那?遥控器哪去了?

陈凡浑身是汗的拽了拽房门。但是不管怎么拽,房门就跟被焊死了一样,纹丝不动:

“死老太婆,你怎么还把房门反锁上了?给我开开!快点开开!!”

但是房间外依然悄无声息,一切犹如静止了一般。

除了房间里像哈士奇一样吐着舌头的陈凡:

“妈,亲妈,貌美如花的妈妈呀,我求求你把门开开吧,我服了!我真服了,我不睡了,我起来。”

话音刚落,一阵钥匙开门声响了起来。

陈凡看着门开了,赶紧抢过中年妇女手中的遥控器拿出了王者100星的手速一顿操作,风速最大、超强制冷、温度16。

这才吐着舌头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“妈,你这是没事闲的吧??”

说着陈凡作势又躺了下去,但就在右脸刚要挨在枕头上的那一刻,一个黑影“啪”的一下扇在了他的左脸上。

陈凡仿佛触电一般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捂着脸双眼含泪的看着中年妇女:

“妈,你这是又干啥呀?!”

“不干啥,打苍蝇。”

说着中年妇女漫不经心的挥舞了几下苍蝇拍。

“死老太婆!咱家密不透风,哪来的苍……”

还没等抓狂的陈凡话说完,只见中年妇女一把薅住他的头发,另一只手挥舞着苍蝇拍劈头盖脸的抽了下来。

小兔崽子,你说谁是死老太婆?谁没事闲的?一天天的,晚上不睡白天不起,昨天是不是又在屋里抽中南海啦?

一股臭脚丫子味儿。跟你说多少遍了,别在家抽这烟!

越说越气的陈母挥舞的动作也越来越快。

“妈,妈,别打了,别打了。服了服了,我不睡啦,不睡啦。我起来,我喝绿豆粥。”

左手抱头右手拼命格挡的陈凡惨叫着,可怜巴巴的说:

“别的烟我抽了咳嗽……”

陈母听完这话,又是一股邪火。

苍蝇拍带着残影,狂风骤雨的继续猛抽,

“我tm让你咳嗽,让你咳嗽。明天赶紧给我上班去,再在家不务正业,老娘抽死你……”

二十分钟后,一脸红印的陈凡坐在饭桌前,生无可恋的喝着绿豆粥:

“妈,我爸呢?”

陈母爱搭不理的看了陈凡一眼,

“跟你西铭叔去五江看项目了,我告诉你陈凡,别跟我没话找话转移话题,明天赶紧去警校给我报到去”

听完这话,陈凡一脸沮丧的看了一眼正在擦电视的陈母:

“妈,那学校一个月才开800块,我不想去那儿上……”

没等说完,一个湿乎乎的抹布就挂在了陈凡的头上,脏水顺着他的鬓角流了下来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陈凡今年24岁,六月份刚从省师大毕业,学的是艺术设计与广告营销。

父亲陈先礼跟朋友合伙做些投资生意,母亲冯琴是L大的体育老师,教的是格斗与现代格斗。

家庭条件不算大富大贵,但也是衣食无忧。

陈凡毕业后,本想跟着父亲一起学习商业运营,跟他的专业也算是匹配。

但父亲却觉得他性子跳脱,偶尔还会出现中二的毛病,所以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陈凡的提议。

之后托关系给陈凡在本市的警察学校安排了一份教美术的工作,希望在警校里他能收收性子。

陈凡听完父亲的安排,当时就懵逼了,去警校教美术?这老头是不是脑子不正常?尤其听过一个月800块的工资后,就更不感冒了。

他一直就没想明白,警校的学生为啥要学美术,为啥工资还那么低。

所以陈凡在父亲的带领下跟警校的校长见过一次面之后,就一直没去学校报到。

不是在家里王者荣耀,就是跟大学时候的几个好友夜夜笙歌。

要不就是陪着女朋友杨小雪逛逛街,看看电影。

晚上再找个酒店聊聊人生谈谈理想,生活那是潇洒的不要不要的。

大学期间,父母除了一些大事,压根就不怎么管他。

打从上次去了一次警校之后,父母也没多问他学校的事儿,他以为还会跟以前一样,在家混一阵子,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能把这事拖黄。

直到今天冯琴对他一顿的“素质教育”,让陈凡意识到他的潇洒生活到头了。

最多再过三天他就会成为一名光荣且穷苦的人民教师,因为三天后就是九月一号,开学季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穿着绿色大裤衩子、红色套头短袖衫,脚下踩着黄色阿玛尼拖鞋的陈凡顶着硕大的太阳,懒散的走向小区外不远处的“邻里超市”。

边走边掏出手机按开了微信,看了一眼账户余额,心里不由得一阵抽搐。

唉,真是悲催的人生啊,信用卡被死老太婆给封了,微信余额21.98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也不知道我爹当年是咋想的,能看上我妈这母老虎。他上辈子一定是头驴,不挨鞭子他难受。

想到这里陈凡又不禁大笑起来:

“哈哈哈哈,这头蠢驴,去趟夜店也不说买点大蒜嚼了遮遮味儿,这让俺妈给揍的。哎呀呀呀,脸都抽肿了,他不是蠢驴,活脱脱的一头蠢猪啊。”

说完陈凡不禁心情大好,天气仿佛也凉快了不少,脚步也跟着轻快了许多。